行业知识
【特辑】小枫斗,大名堂


前前前景回顾

盛世用石斛。去年十月,我们开了特辑,连载八期捋清了霍山石斛与五大朝代的那些事儿,古代篇完结。

原本接档的近现代篇对于中国人而言,百感交集。从鸦片战争爆发开始,每一页都被附上红与黑的滤镜,充斥着战火与动荡、压迫与反抗。

终于,我们赶在核心产品《百年传承》上新季,续写《千年本草》,讲述那个年代名声大噪的霍斛枫斗。算作番外,也作真正的告别。


千年本草 见证盛世 | 番外



当时间的齿轮转到
18世纪,霍山石斛已经与华夏文明纠缠了一千多年,随着朝代的更迭,兴盛、转折、低谷、又重振。逆境生长的中华仙草啊,重新回到历史的舞台,在后来一段不太顺遂的时局里混出一个响当当的名号,枫斗。



斛生记|霍山石斛|枫斗




枫斗是石斛的加工品,至少已有
250年历史。1765年,清代赵学敏在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一书中写道,霍石斛出江南霍山,形似钗斛细小,色黄而形曲不直,有成毬者,彼土人以代茶茗。可见当时石斛有形曲不直的自然干燥品,也有成毬者的人工加工品,而后者正是有实无名的枫斗。

说到这里,不得不追溯到更久以前。明末清初,茶叶炒青法盛行,六安霍山与江浙一带的茶农尝试将鲜石斛炒制出类似耳环状的干品。在炒制的过程中,石斛去除了鲜品的草气,又凝固了其中的膏脂,香气优雅,经久耐泡,在江南北一带颇为吸粉。



斛生记|霍山石斛|枫斗


老上海蜡像中药铺 挂牌枫斗泡茶




有了加工的源头,寻根究底的学者们更想找到名称的出处。他们把目光从本草文献投向不可估量的民间,惊喜地发现
1842年杨记药号的《诸药出处》中第一次出现了枫斗。藿斗、川斗、金斗、木斗、茶斗……联系道光年间其它几处痕迹推测,可能当时很多药行都将石斛称为

从《本草纲目拾遗》到《诸药出处》,77年的光景里,枫斗一直在民间流传着。后来上海商埠发展,传媒兴起,报刊问世,枫斗一词刊登在近代中国发行时间最久的《申报》上,被广而告之。



斛生记|霍山石斛|枫斗


《申报》1912.1.13首现

中国第一家专业拍卖行 拍卖枫斗两包




单从《申报》一脉回看,
1912年,枫斗正名;1926年,尤其是1932年以后,枫斗、白毛枫斗、绿毛枫斗、绿毛老枫斗、藿山枫斗等等说法多有出现,越来越多人知道它的名字与作用。

就这样,名气高了,影响大了。1933年,枫斗一词终于扶正,出现在上海出版的《药性字典》一书中霍山石斛条目下,它的产地、性味、主治、用量都有了官宣的依据。



斛生记|霍山石斛|枫斗


《申报》1938.10.23 北平药局价格公告

绿毛老枫斗60/两,是冬虫夏草的27




而上海作为当时枫斗的主要加工地之一,更是深谙
天然复方滋补品在动荡局势下的价值。童涵春堂、叶天德等等赫赫有名的大药号,不约而同地将它与野山人参、鹿茸、冬虫夏草等参茸细料放在头牌,公示价格,经销出去。

枫斗从此走出上海,风靡中外。


文章版权归斛生记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